科创板IPO注册制被否第一单!事涉两大原因


(原标题:科技委员会的IPO注册系统是第一个!有两个原因)

自IPO试点注册系统以来,第一个单一订单已经发布!

证监会网站于30日晚发布《关于不予同意恒安嘉新(北京)科技股份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的决定》。这是科学技术委员会首次登记失败的第一例。

自2019年7月18日至2019年7月30日,中国证监会依法审核了恒安嘉信的首次公开发行,并申请在科技委员会上市。中国证监会指出,发行人会计基础工作薄弱,缺乏内部控制。发行人未按招股说明书的要求披露先前的会计差错更正。

注册的两个主要“隐患”不是

1.基础会计工作薄弱,内部控制缺乏

中国证监会指出,发行人签署了2018年12月28日和12月29日签订的四项主要合同,并于同年签署了验收报告,共计.96万元。在2018年底,没有退款,也没有发票。这四项合同收入于2018年确认。

2019年,发行人以审慎为由,经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上述四项合同收入在确认时进行调整,2018年主营收入减少.2万元,净利润减少7827.1万元。非返乡母亲的净利润由调整前的87,329,900元变为调整后的价格9,056,200元,减少金额为非前期母亲净利润的89.63%。

中国证监会认为,发行人将会计差错更正确定为特殊会计处理的原因不充分,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要求。发行人会计基础薄弱,缺乏内部控制。

2.未披露先前会计差错的更正

2016年,发行人金鸿的实际控制人以1元的名义将包括刘昌永在内的16名员工转让567.20万股。在提交给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董事会上市审核中心的申请材料,第一轮询价回复和第二轮询价回复中,发行人确定上述股权转让是取消股权,因此没有股份支付是参与;与此同时,发行人,保荐机构和申报会计师认为支持股票持有的证据长期不足。在审慎考虑的基础上,对会计处理进行了调整,一次性确认了授予日的股份支付金额为5,971.2万元。

中国证监会指出,发行人未按招股说明书的要求披露上述会计差错更正。

中国证监会表示,公司的上述情况不符合《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证监会令第153号)第2章的有关规定。根据有关规定,公司首次公开发行的登记申请不合法登记。

如果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股票并再次上市,可以在本决定公布之日起六个月后提交申请文件。

公司拒绝接受本决定的,可以自收到本决定之日起60日内向中国证监会申请行政复议,也可以自主管人民法院起6个月内向主管人民法院起诉。收到这个决定。诉讼。

被询问后,利润大大减少了

上述与会计处理差异相关的风险隐患已经过重点关注和询问。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网站的数据,恒安嘉信于4月3日被接受,并于7月2日收到通知,并于7月18日提交了注册,期间进行了四轮查询。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四轮询盘中,恒安嘉信对2018年底签订的四大合同收入确认总额为1.37亿元,对会计处理方式进行了较为谨慎的处理。调整后,恒安佳过去三年的累计净利润为3986.55万元,高于调整前的1.78亿元。

恒安佳新表示,此次调整属于特殊会计判断引起的调整,不构成发行人在会计基本工作标准和相关内部控制方面不符合发行条件的问题。调整后,公司预计市值不低于10亿元,最近一年的营业收入为4.88亿元,2018年非回归母亲的净利润为955.82万元,仍然符合预期符合科技委员会上市标准。

在恒安嘉信的四轮调查中,突出了股权持有,经营者依赖,与维纳斯陈(报价,诊断股票)的关系以及主要合同收入确认等问题。特别是在确认重大合同收入时,公司最终召开了上交所一级的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并按照审慎原则修订了四大合同的收益核算处理方法。调整后,与首次披露的财务数据相比,公司2018年的营业收入减少了1.37亿元,母公司的净利润减少了7827.1万元。减少额占2018年调整前净利润的80.99%;归还母亲的净利润减少了78,271,700元,仅减少了9,558,200元,比2017年的净利润减少了72%。减少额为调整前2018年非净利润的89.63%。

调整前,恒安嘉信2016 - 2018年收入分别为4.3亿元,5.06亿元和6.25亿元。归还母亲的净利润分别为3916.6万元,4185.6万元和9664.5万元。母亲净利润分别为3342万元,3260.6万元和8732.9万元。

调整后,恒安嘉信2016-2018年收入分别为4.3亿元、5.06亿元和4.88亿元。回归母亲净利润分别为-.47万元、4185.6万元和1837.18万元。净利润分别为元、元和元。

调整前,恒安嘉信与客户签订了合同初始报告,作为收入确认的关键依据。因此,将于2018年12月28日和2018年12月29日与中国联通(报价,诊断股)和中国电信签订。四份合同于2018年12月签署验收报告,确认收入。总金额约1.37亿元,约占2018年营业收入的22%。

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公司在合同签订后说明完成上述合同的具体原因,并说明收入确认和支付情况。公司解释,合同项目均为扩建项目,实施周期短。经营者内部合同签订和审批流程环节多、周期长。

在第二次询价中,深交所要求披露收入确认的具体时点(签署初始报告/签署最终报告),以及是否存在提前或推迟确认收入调整利润的情况。公司解释,该项目于2018年9月开工,2018年12月竣工,并通过了初步测试。公司对每种业务类型的收入确认均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不存在提前或推迟确认收入调整利润的情况。

在三次调查时,有人指出公司于2018年12月28日和29日签署了验收报告,并在当年签署了验收报告,确认有四项收入尚未偿还,并与回复材料中描述的解决方案和技术开发业务的主要合同条款的价格和金额(解决方案业务通常在初步合同完成后)。固定累计支付比例占合同总金额的70%至100%。技术开发业务在初步测试完成后商定的累计支付比例通常占合同总金额的80%。

该公司解释说,主要客户是电信运营商,这些运营商处于相对强势的地位。公司履行了合同义务,但客户并未严格遵守合同。同时,客户支付审批流程涉及大量部门和人员,审批流程较长,导致实际支付时间较晚;没有发票是因为发票是在客户同意之前提前发出的,这将导致客户拒绝,导致发票无效。据该公司介绍,初步测试完成后,确定解决方案业务和技术开发业务的收入是合理的,最终的测试方法不符合公司的实际情况,不能反映实际的财务状况。公司经营业绩。

然而,在第四轮调查中,公司最终“放松”并决定在2018年12月28日至29日签署验收报告,但2018年底没有退货,也没有发票。实际还款情况与合同协议有很大不同,四个项目合同的数量对收入确认点的影响更大。调整。当合同协议得到满足且主要经济利益流入公司时,将确认与上述四份合同相对应的收入。

利润大大调整,内部控制系统健全有效。恒安嘉信表示,此次调整是特殊会计判断引起的调整项目,使会计处理更加审慎,有利于财务报告使用者了解公司的业务和经营情况,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在签订合同前交付或进入的情况下,公司进一步加强了相关内部控制制度的建设,有效保证了财务报告等相关信息的可靠性。

资深投资银行家王一岳认为,恒安嘉信“涉及会计差错或滥用会计政策,至少不小心。”

此前,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宇表示,公司在调查后修改了申请文件。 “这是一个及时发现的'纪律报告'。如果上证所认为情况较小,公司可以继续根据更正的申请材料进行更正。如果认为违规行为严重,可能会给予监管措施或纪律处分。“

靠近三大运营商

据了解,恒安嘉信是通信网络安全领域的领先企业之一,专注于网络空间安全的综合管理。主要业务是为电信运营商和安全机构提供基于互联网和通信网络的网络。信息安全集成解决方案和服务。

公司于7月18日披露的招股说明书(登记草案)显示,报告期内,公司专注于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行业,重点关注网络空间安全管理,移动互联网增值和通信网络优化三大类。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占100%,主营业务突出。

从2016年到2018年,公司各部门的研发投入比例分别占17.77%,22.48%和26.13%。

三大运营商是恒安嘉信的重要客户。

报告期内,公司三大电信运营商(合并口径)的收入份额分别为58.45%,58.76%和61.01%,相对较高。恒安佳鑫表示,这主要取决于公司的业务特点。该公司的主要业务是为电信运营商,安全机构和其他政府和企业客户提供网络信息和基于安全的网络信息安全集成解决方案和服务。下游客户有资格从事基础电信业务,主要是三大电信业务。企业已经带领公司为三大电信运营商(综合运营商)带来了相对较高的收入水平。

然而,恒安佳新指出,虽然该公司的三大电信运营商的销售份额(综合口径)较高,但该公司的业务不仅仅依赖于电信运营商集团公司或其少数股权分支机构。除少数集团招聘项目外,电信运营商集团及其省级分支机构根据自身业务需求独立决策,进行采购业务。根据运营商集团的采购系统,采购信息在运营商采购平台上独立发布,各自的采购业务保持相对独立。

与此同时,三大运营商也是恒安嘉信的重要股东。

中国移动通过中国移动创新和中国网投资间接持有公司3,225,800股股份,占公司发行前总股本的4.14%;中国联通通过联通创新和中国网投资间接持有284.2万股股份,占公司发行量的前者总股本为3.65%。千亿投资是中国联通创新的员工和投资平台,直接持有公司145,500股股份,占公司发行前总股本的0.19%;中国电信通过中国网投资间接持有96,700股股份,占公司发行前的股份总数。股本为0.12%。

为了应对客户集中的风险,恒安佳新表示,公司对三大电信运营商的贴合度较高。由于电信运营商参与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安全性,因此对产品的机密性和稳定性有很高的要求。通常,安全供应商不会经常更换。同时,考虑到技术路径的一致性和系统测试的沉没成本,如果随后的进一步扩展需求,通常倾向于继续从原始安全产品提供商处购买所需的产品和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