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水,“圆形”的液态组织是这样形成的——“善经济”系列之七


多中心,适合不同成员的相同价值,在各自的领域工作这是一个流动的组织,水的组织将给人类社会一个恒定的创造力。

文:何日生(哥伦比亚大学访问者,慈济基金会主任)编辑:李静

金字塔组织和社会的概念几个世纪以来一直支配着人类。决策权是少数,精英是少数。少数精英领导大多数公众,几乎每个人都不可避免地声称。但是金字塔组织和阶级阶层造成的不平等,也困扰着人类社会几个世纪。

因此,一种循环的组织,“不起来,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去练习?

1

权力下放的前提是同情的一致性

在当代商业组织的案例研究中,哈佛大学提出了一个敏捷术语(英文翻译:敏捷),即小型单元化的运作,可以更好地满足消费者的需求。让一线员工开发和创造自己的产品,真正体现市场需求。

哈佛管理学院最近提到,大公司已将原有系统划分为数百个小单位,即敏捷,允许小单位成员学习和控制自己的质量。在这种情况下,敏捷管理模式成功的先决条件是员工必须与管理层有一致的概念,否则产品的质量将难以控制。

这种“一致的概念”不是追求利润,而是对消费者的同情和利他主义。

因为,如果这么小的单位的成员以利润为前提,就很难避免产品的缺点。然而,如果我们从对消费者的同情开始并以利他主义为动机,他们创造的产品就无法控制其缺点。

目前,敏捷或Holacracy公司的目标是小型组织单位,使小单位具有创造性的有效性,并加强小单位之间的有效沟通。

这些大公司的创新模式可能是“哈佛管理杂志”学者没有触及的“慈悲同情”。一旦成员对消费者,股东和环境产生真正的同情,他们就会竭尽全力创造而不是损害公司的利益,尤其是消费者和环境的利益。让小单位成员培养同情心,这是扁平化组织和分散组织的重要目标。

2

共同创造组织:每个人都是领导者和领导者

由美国费城开发的Holacracy专注于以“角色”为中心的组织成员.员工可以在一个组织中扮演不同的角色,每个角色都可以自主决策。共同创造系统的组织是一个大圈子,涵盖了一小部分成员。每个小圈子都是一个自主单位,可以自己决定市场。由几个小圈子连接的代表负责协调。大圈子还派代表参加小圈会议,以便为小圈子成员完成任务提供更好的条件。

当小圈子中的“角色”与大圈子中的“代表”意见不同时,大圈子的代表必须尊重小圈子的意见,这是共同的开拓性工作。创作系统。一旦大圈子的代表选择某人在小圈子中扮演角色,他们就必须尊重小圈子的意见和决定。

让第一行的成员做出决定,这是创作的一个特征。小圈子的成员涵盖不同的角色,每个角色负责不同的职业,每个人都必须倾听他的专业决定。同样,其他角色的专业决策也必须由成员遵循。所以每个人都是领导者和领导者。

Co-Creation组织的成员可以自主加入任何创意团队,因此他们可以灵活地展示多中心系统的创造力。共同创建系统以角色为中心,允许组织中的个人承担各种角色,允许个人发挥自己的潜力并自主思考新想法。共同创造系统的创始人布莱恩罗布森强调,共同创造的组织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在不断变化。

它不是传统的分层系统,而是像身体一样的细胞。每个人都有完整的功能。每个细胞属于一个完整的器官,每个器官属于身体。这些层是连接的,并且子体与整体集成,这是共同创建系统的特征。它的好处是使组织灵活,能够应对外部世界不断变化的信息,服务和产品。

3

多个同心组织:始终在第一线移动

加州大学的Richard Madsen教授在Tzu Chi Gongde讲学。除了肯定慈济慈善事业对世界的巨大贡献之外,他一直希望慈济不要过于制度化。专业化。始终被第一线服务所感动。

事实上,不只是慈善组织想要“维持第一线行动”。企业和组织应保持对一线服务目标的感受和理解。

多元中心的组织不是万事仰赖高层主管,而是依循一套共同的价值观,依靠自己在第一线的判断去行事。如同Skype 或Internet人人都可以使用,只要依照一套标准程序。有别于科技型的标准程序,价值观的理解与执行,牵涉到主观的认定。慈济功德会的志工体系是遵循这种圆形组织的型态,人人都必须在第一线服务。资深的志工、资浅的志工、都在第一线服务。

慈济所创立的圆形组织分成合心、和气、互爱、协力。合心以一个大城市为范围,由最资深的、最能体认慈济核心价值的一群志工组成。和气是一个中型区域的范围,一群中壮的志工组成,负责工作的规划及协调。互爱由几个社区范围组成,相关团队负责工作的分配。协力是以一个社区为单位,负责具体的执行。不管是合心志工、和气志工、互爱志工,都必须投入协力组担任志工 在第一线服务。

所以证严上人将这组织称为“四合一”,不是四个阶层,而是四个平行,是一个圆,每个圆的面都可以接触到第一线的需求,执行第一线的工作。

慈济也遵循在地化的理念,在地志工遇到社区有灾难,立刻启动救灾,无须先请示总部,而是依照慈济的价值与信念,直接启动紧急赈灾的行动。这并非说总部不重要,而是万事莫如救灾急,由社区自发性立即启动,先救援,然后通知总会提供协助与后援。这是哈佛大学李奥纳教授所阐述的,既中央又地方,既集中权力又分权的机制。

社区志工可以自由地在社区发想各种服务的工作,志工可以自由地参加慈济内部各种型态的服务计划,包括:慈善、医疗、教育、人文、环保、骨髓捐赠等,只要符合慈济的核心价值,志工可以自行创造新的服务与组织各种工作。

这是“液态组织”的概念,如水一样,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慈济志工。第一线的服务能持续激发一个人慈悲柔软的心,而不至于被僵化的官僚制度给捆绑。这是液态组织的理想。

这种如水一般的液态组织之动能,让慈济在全世界能拥有多样的组织样态。慈济在全球有结构较明确的美国分会、印尼分会、马来西亚分会。这些分会都具备慈善、医疗、教育、人文等机构,并设立各执行长,负责规划当地的各项志业与工作。

也有结构十分松散的南非及莫桑比克志工组织。在这些国家,左邻右舍、亲朋好友,在社区里一起做慈善。

没有阶层、没有执行长,只有人格典范的资深志工带领或陪伴他们。一如南非志工潘明水带动在地数千名本土志工。他说:“我没有带领他们,我只是陪伴,让他们自发地想想应该为社区做些什么。”南非发展出照顾爱滋孤儿的工作,都是当地志工自己发想出来,也是全球慈济95个国家的慈善工作中,唯一一个以照顾爱滋孤儿为志工使命的地区。

区块链的信念是去中心化,其实不是去中心,而是多元中心。环绕着同一价值观,让大家能够因环境的需求去创造对环境最有利的使命,这使命可以是在公益的或商业的领域。去中心化可以形容和解释点对点的商品交易为何便利快速,多中心化适合同一价值观的不同成员,在各自的领域里开展工作 这是液态组织,水的组织将给予人类社会生生不息的创造力量。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外管理杂志。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教育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