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周刊|专家谈传统村落保护:“活态”保护延续村落记忆


文化遗产保护专家曹保明谈到了传统村落的保护。

5月4日

时,“活着”的保护延续了村庄的记忆。出席2018中国传统村落保护(海南)高峰论坛的嘉宾参观了儋州市伊曼镇丁彦村古盐田。

文\海南日报记者易宗平图\海南日报记者苏晓节

曹宝明,出席2018年中国传统村落保护(海南)高峰论坛的中国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在5月2日接受海南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传统村落本身是一个复杂的主体,凝聚自然历史和文化的重叠文化,传统村落的“具体记忆”应该在“活”的保护中继续。 让游客走进这种“具体记忆”,正是传统村落的原始生态魅力

那么,“实时”保护是什么?什么是“具体记忆”?让我们走进儋州系列传统村落,用生动的例子来理解这些概念,从而给传统村落的保护性发展带来更多的启示。

这是一位着名的学者,他出版了民俗、历史、自然和传统文化领域的着作,并编纂了100多本书。他被誉为东北民间文化的“活化石”。 他是吉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吉林省民间美术家协会主席和“山花奖”获得者曹保明

曹保明曾被授予“中国遗产保护十大杰出人物”的称号,近70年来,他仍在为保护传统村落而鼓噪。

5月4日,曹保明在儋州市汤姆镇铁匠村接受媒体采访

这个好故事并不是虚构的,而是有一个内在的规则

曹宝明,他曾到过中国的许多地方,对儋州的盐田印象深刻,它绵延三个自然村落。

《琼州府志》记录:“古时候,伊曼属依伦县管辖,唐代荣琼、宁远、依伦县分别有盐场。” “可见,儋州鄂曼盐田可能已经出现在唐代,保守推断,至少不迟于宋代

伊曼盐田不仅是全省第一个盐田,总面积920亩,而且有完整的“六古韵”体系

古卤池 盐的传统特征是“盐” 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年解释“盐”:“生为卤,命为盐” 卤素,监听声音 可见,“卤素”是制盐过程中必不可少的工序 伊曼盐田的每个盐场大坝中间都有古老的盐卤池。

古代盐槽 伊曼盐田有7500多个砚台式盐槽,由黑色火山岩雕刻而成。大部分是不规则的圆形,最大直径达3米,最小只有0.2米。 盐罐的高度为1-2厘米,以防止盐水流出。

古盐屋 伊曼盐田有近40座古代盐场,都是由火山岩建造的。由于他们的年龄,许多盐屋被仙人掌和其他植被所包围,一些损坏更严重的盐屋也长满了杂草。

古道 凌辉村古道位于村子的东北部,由火山岩铺成,现在有许多风化的洞。 红树林生长在这些古道的两侧,从惠玲村盐田西北延伸至前方,穿过红港,到达南湖村。

宝塔 与盐田有关的古塔有两座:一座是细砂灯塔,用来引导装载海盐的船只航行。 第二个是风水塔,它建在凌辉村东部和北部的盐锅附近,希望能阻止海水泛滥。

古代盐神 凌辉村古道旁有一块大石头。仔细观察石头的质地,它看起来像一个人形,被村民视为盐神。 这反映了盐务工作者的社会心态,他们在那一年艰苦的生活环境中辛苦工作了多年,希望和平与幸福。

曹保明认为,阿满盐场是“六古韵”的完整体系,值得进一步研究。 “盐田村的文化积淀往往是通过‘爷爷讲的故事’代代相传的 ”曹保明说,但是当一个故事出现时,全国很多地方并不认为它是一个故事,总是认为它是一个笼统的词 这导致一些景点和景点在无法提取故事时编造故事。 事实上,一个好的故事不是虚构的,而是对内在规律的陈述。 伊曼盐田的“六古韵”紧密相连,符合这一规律。 这使得伊曼盐田的盐人有足够的信心讲述一个完全不同的关于这个村庄的故事。 这里不仅有独特的故事,还有盐田的物品,甚至还有原住民和他们的生产生活方式。这种“活”的保护尤为迫切和重要。

只有当你找到真正的记忆,你才能实现保护性发展

“传统村落应该有‘特定记忆’,让游客进入这种‘特定记忆’,这是传统村落无尽的原生态魅力 ”曹保明谈到儋州市的申冲村和吴集村时说

在儋州北岸,汤姆镇申冲村有一个美丽的古村落

申冲村出海的地方叫做申冲港。 明清时期,申冲港是儋州北部的一个良港。即使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这个港口也呈现出乘船旅游的景象。 然而,现在随着陆路的开通,已经完成历史使命的申冲港已经悄然结束。

更具体地说,申冲村有一本与现代卫星导航系统兼容的“潮汐表”。 80岁的村民何文现在介绍说,经过无数次的捕鱼实践,祖先们已经逐渐掌握了每月涨潮和落潮的规律。 为了传递记忆,祖父母根据天干地支计时法,根据十二生肖所代表的各种动物的习惯,编写了朗朗上口的韵文。因此,《潮书》也被称为《潮歌》或《潮间歌》

申冲村找不到纸质的《潮水书》,但何文可以随便背诵一套《潮水歌》:“冬月,一只老鼠,老鼠窝里的12个房间,前25个 “这首诗的意思是农历冬季的第十二个月和第二十五个月(十一月)是潮汐期。

在涨潮期间,潮水通常会上涨。 申冲村村民依靠代代相传的“潮歌”出海避潮,从而确保航行安全。 这种祖先的记忆已经成为该村生产生活方式的重要内容之一。

曹保明认为,只有找到传统村落的真实记忆,才能对传统村落进行差异化和保护性的发展 儋州市那达镇

吴集村是差异化和保护性发展的典型范例。

在树叶茂密的树下,有一座古塔。宝塔前面是一块墓碑,上面刻着传统汉字“一般纪念碑” 这是吴季村公墓 埋在里面的将军名叫傅南金。他和他的兄弟傅纳荃都是明初的将军。

吴季村村民徐明自豪地说,傅南津和傅纳荃年轻时曾在王武、儋州和五指山学习武术。 廖永忠将军平定海南后,兄弟俩继续他们的军事生涯,傅南金被调任广西守卫。

现在,吴季村建造了一个“将军广场”,里面有两位将军的雕塑,就像走过了兵马俑的岁月。 在村子里设立的普通博物馆里,古代战场上陈列着18种武器,这让人眼前似乎跃起了一个勇敢的身影,让人的耳朵似乎被鼓和号角敲响了。 正是这种超越的记忆空每年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游客。

对此,曹保明指出,游客期待并进入的传统村落不仅是能给人以奇妙想象空的地方,也是他们可以进入传统、触摸传统、亲身体验传统的地方。 村庄的“具体记忆”可以满足并达到这一层次,用生活语境延伸古村落。

以“补天盈地”的情怀保护传统村落

北宋大作家苏东坡流亡儋州时写了一首五言诗《儋耳山》:“骤关空空,别山总是低人一等 当你看路边的石头时,它们装满了一天多的工作。 曹保明说,传统的村庄应该受到保护,要有一种“补天有余”的感觉。"

带着这种感觉,曹保明说,中国传统村落目前正处于最复杂的保护重叠期,对保护村落的理解和管理存在很多误区。 决策层的观念偏差和执行层的不当行为有意识或无意识地破坏了传统特征空和田园风光。根据保留下来的历史信息很难恢复居住建筑的真实性,这使得村落失去了历史记忆,居住建筑的保护意识在追求现代时尚的过程中变慢,大量现代建筑向传统村落迁移。自然灾害和人类误解动摇了传统村庄。乡村生态旅游名义下的盲目建设或同质竞争,使传统村落“千村一面”失去了特色,模糊的保护理念和错误的保护实践尚未完全消除。

近年来,传统乡村旅游发展方兴未艾。 曹保明指出,强调传统村落发展旅游业是因为传统村落具有发展旅游业的要素,如村落庭院、独特遗产、田园风光、神奇故事、宜人民歌、农家美食、地方博物馆等。 旅游业是一种自然现象,它将在一定程度上保护和发展传统。在找到保护传统村落的更好方法之前,发展旅游业确实是保护传统村落的更好措施。

“传统村落是生活在生态文化系统中的,是由血缘联系在一起的一群生态文化群体。保护是一种以人为本的良性需求。 曹保明展望海南传统村落保护性发展的未来,他认为海南将全面、完整地保护千百年来形成的独特自然文化、历史文化和人文文化,留下其优秀的生态作为海南文化的一种保存和生动展示。 在新时期的开发建设过程中,我们必须重视保护传统海南,这是当代的责任。

分享新浪腾讯QQ空在一键通微信上的帖子

编辑:邓丽